用户登錄投稿

中國作家協會主管

非洲文學:被妖魔化的非洲人民在文學中尋找訴求
來源:澎湃新聞 | 劉成富 文 徐明徽 整理  2021年10月08日07:58

瑞典斯德哥爾摩當地時間2021年10月7日13:00(北京時間19:00),瑞典學院將2021年度諾貝爾文學獎頒給了坦桑尼亞作家阿卜杜勒拉扎克·古爾納(Abdulrazak Gurnah)。 

歐洲大陸與非洲大陸之間阻隔的不僅僅是地中海,歐洲文明與非洲文明之間還阻隔着一道肉眼看不見的、無法逾越的思想鴻溝。在這條鴻溝中,殖民主義猶如一個可怕的幽靈,給非洲人民造成了嚴重的傷害,創傷至今無法癒合,讀了阿卜杜勒拉扎克·古爾納的作品,讀者對英國中心主義、西方中心主義會有一個更清醒的認識。

在我國,讀者們對非洲文學較為陌生。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沒有文字記載的傳統,早期的文學主要是口口相傳的英雄史詩。例如,古馬裏史詩《松迪亞塔》、烏閃巴拉族史詩《姆比蓋的傳説》、索寧凱族史詩《蓋西姆瑞的琴詩》、斯瓦希里族史詩《李昂戈·富莫的傳説》以及剛果伊昂加族史詩《姆温都史詩》。20世紀中後期,這些作品被整理出來正式出版,並譯成多國文字在世界各地廣為傳播。作為民族文化的符號,這些作品讓讀者們領略到了非洲各民族獨特的精神氣質。

法國著名作家皮埃爾·洛蒂早先曾寫過一部有關非洲風情的小説,但是,真正把黑人作為小説人物形象來加以塑造的並不是他,熱內·馬郎當之無愧的鼻祖。在《巴圖阿拉》這部作品中,所有的人物都是黑人,而且非洲元素是最主要的內容。熱內·馬朗用了一種並不屬於本民族的語言,而且嘗試了他以前並不擅長小説創作。但是,在小説創作的過程中,熱內·馬朗並沒有放棄非洲傳統,依舊保留了本民族特有的表達形式。為了忠於非洲的語言,他曾計劃撰寫一個具有 “非洲範式”故事。當然,在這種小説中,“黑人性”是個重要的審美元素。但是,光靠這一點還不行,還必須有所創新,否則就稱不上真正意義上的非洲小説。穆罕默杜·凱恩指出,非洲小説的原創性要以一種特別的方式來加以研究,尤其是口頭文學的屬性。

非洲法語文學是特殊類別、特色鮮明的文學。原始宗教、神話故事、巫術和祭典禮儀常常把讀者帶進一個神祕而奇幻的世界。在第一代黑人小説家的筆下,格言、警句、歌曲、名言、甚至基於接受者與講述者之間的箴言比比皆是,舉不勝舉。非洲法語文學具有豐富多彩的藝術形式,鼓聲和歌舞聲常常為我們營造一種特殊的文化氛圍,為非洲文學平添了一種活力四射的動態形象。

過去,在許多西方作家的筆下,有關非洲題材的作品側重描述的是秀麗的自然風光、野蠻無知的土著人以及神祕愚昧的社會風俗,字裏行間流露的是歐洲文化以及白人種族的優越性。白人將自卑情結悄無聲息地注入了黑人的靈魂深處。當然,這種刻板的印象並不是造成非洲“失真”的唯一因素。為了消除偏見以及提振信心,非洲知識分子通過文學創作的形式把“傳統的非洲”描繪成了“現代歐洲”的對立面。在他們的心目中,如果説歐洲人是理性的, 那麼非洲人便是感性的;如果説歐洲是一個充滿剝削和壓迫的工業社會,那麼非洲就是一個充滿和諧和幸福的人間天堂。他們認為這有這樣, 黑人同胞才能在世界文化中找到自己的位置, 才能在不同於白人的價值理念中找到自信和尊嚴。

必須承認,儘管黑人的文化傳統及其內在的精神屬於基本的歷史事實, 但是毋庸置疑,其特點和表徵是在文學創作的過程中被加工和提煉出來的。通過對非洲傳統文化的頌揚,桑戈爾、塞澤爾、達馬斯、法農等一批黑人作家把流散在世界各地的黑人凝聚到了一起。在他們的筆下,非洲並不是眼前現實的非洲,而是更像是一個令人神往的世外桃源,那裏充滿了祥和和幸福,那裏成了自信和自尊的源泉。

20世紀30年代,以塞澤爾、桑戈爾、達馬斯、法農為代表的一批在法國深造的黑人留學生脱穎而出,他們在巴黎掀起了一場轟轟烈烈的黑人文化文化運動,堅定地扛起了反殖民主義大旗,發出了時代的最強音。20世紀60年代,隨着世界範圍內反殖民主義浪潮的興起,黑人國家紛紛獨立,民族文化開始復興。21世紀以來,法國前殖民地法語文學一路高歌,在世界文學中佔據着越來越重要的地位。

非洲作家早就意識到自己身上的責任,他們試圖終結文學創作上的附庸地位,而且堅信將來有一天最終能夠實現。通過擺脱法語語言的附庸或從屬地位,他們希望把本民族的歷史牢牢地掌握在自己的手裏。但是,這種文學是無法擺脱法語而獨立存在的。在非洲法語文學中,“黑人性”文化運動是一個怎麼也繞不開的焦點話題。身為黑人在他看來並不是什麼恥辱,而理應是一種發自肺腑的驕傲和自豪。桑戈爾的偉大,不僅在於完美地詮釋了“黑人性”這一概念,而且將這一理念大張旗鼓地付諸於塞內加爾的社會實踐。21世紀以來,非洲文學引發了有關“去殖民”、“文化身份”、“文化多元”、“後殖民主義”等諸多話題。因此,從這個意義上來説,今年坦桑尼亞小説家阿卜杜勒拉薩克·古納贏得諾貝爾文學獎桂冠也是一件意料之中的事。

(作者系教育部非洲大湖區研究中心執行主任、南京大學法國文學教授劉成富)